现生中国两栖类

编写:董文捷
审核:陈进民
编辑:陈进民

全球现生的两栖类包括3大目,75科,超过8000个物种,在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陆上都有分布。其中,在系统演化上,中国分布的两栖类不为单系,有3目13科(Frost, 2020AmphibiaWeb, 2020Yan et al., 2016)。

两栖纲(Amphibia)下分为三个目:蚓螈目(Gymnophiona)、有尾目(Caudata)和无尾目(Anura)(Frost, 2020)。关于三个目的系统发育关系,比较主流的观点是蚓螈目在基部,有尾目和无尾目为姐妹群(二者组成Batrachia),但是这一关系并没有在分子系统学中得到很好的解决。虽然越来越多研究采用了更大的分子数据集,但是数据集中的冲突问题越发凸显,不同基因组片段支持不同拓扑结构,有研究得到了与上述主流观点不同的结果。Hime et al., 2020首次结合了高覆盖度的采样(94%的科)和大量的基因位点(220个loci)对两栖纲主要支系的关系进行了解析,并针对三个目可能的系统关系假说,对每个基因进行检验,最终支持了蚓螈目在基部,有尾目和无尾目为姐妹群的关系。

Pyron, 2014利用约40%的两栖类物种,构建了两栖类进化的时间树,探讨了其生物地理演化历史,认为两栖类起源于泛大陆,随后劳亚大陆和冈瓦纳大陆的破碎化影响了现有两栖类分布格局的形成,在新生代时期发生的扩散(可能是陆桥扩散或跨洋扩散)对现有分布格局也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Jetz and Pyron, 2018构建了几乎包含所有现生两栖类物种的系统发育树,并分析了这些物种的进化独特性(evolutionary distinctiveness,ED)及其与物种灭绝风险的关系,为两栖动物的保护提出了建议。

Feng et al., 2017针对无尾目类群,使用了大规模的分子数据集和20个化石矫正点,得到了高支持度的无尾目主要支系的系统发育关系和分化时间。该研究认真筛选了化石矫正点,得到了比过去的研究更年轻的分化时间,并发现占现存无尾目物种88%的三个物种丰富的支系(Hyloidea、Microhylidae和Natatanura)在白垩纪-古近纪边界(K-PG boundary)后同时经历了快速的多样化,这可能与K-PG时期的大灭绝创造了新的生态空间有关。

Yuan et al., 2019利用锚定杂交富集技术获取了蛙超科(Natatanuran)各支系代表物种的大量基因序列,构建了高支持度的蛙超科的时间树并进行了生物地理学分析。该研究很好地解决了蛙超科各大陆类群之间的系统演化关系。研究结果支持印度板块在非洲、亚洲和马达加斯加物种交流中扮演“脚踏石”角色的假说。研究还发现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的蛙超科物种起源于亚洲,并经两次独立扩散至澳大利亚-新几内亚,扩散时间与澳大利亚-新几内亚板块和巽他古陆的碰撞时间大致吻合。此外,研究还发现在新近纪以来,蛙超科类群中有三次独立从亚洲往非洲扩散的事件,这可能与非洲-阿拉伯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所形成的陆桥有关。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