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蛙科

编写:陈进民
编辑:陈进民

树蛙科呈现一个单系,与曼蛙科Mantellidae具有最近的亲缘关系(Wilkinson et al., 2002; Frost et al., 2006; Pyron and Wiens, 2011: Fig. 1)。树蛙科物种分布很广,覆盖非洲、南亚、东亚和东南亚。树蛙科目前已收录21个属,分为两个亚科,溪树蛙亚科Buergeriinae和树蛙亚科Rhacophorinae(AmphibiaWeb, 2020; Frost, 2020费梁等, 2009费梁等, 2012的分类系统与AmphibiaWeb, 2020Frost, 2020关于树蛙科高阶元的分类和系统发育关系存在较大差异(如:水树蛙属、跳树蛙属等)。Li et al., 2013: Fig. 1基于线粒体和核基因得到的树蛙科各物种间系统演化关系如下图所示,但有些属之间以及属内部的关系仍未得到解决,需进一步研究。

为此,Chen et al., 2020收集了各大陆树蛙科主要代表类群物种,基于探针杂交富集的高通量测序方法,获得了352个核基因序列,对树蛙科进行了首次系统发育基因组学研究。分析显示,树蛙科主要支系间的关系得到很好解决,解决了一些分类争议。基于时间树,我们重建了现生树蛙科的生物地理历程。分析显示现生树蛙科起源于亚洲内陆地区,时间点对应于始新世气候适宜时期,然后辐射到东南亚、南亚、喜马拉雅山和非洲。类似的时空演化模式在其他类群中也有被报道,提示这可能是一个共同模式。另外,树蛙科繁殖类型以有序的渐进的方式进行,演化方向是越来越摆脱对水体的依赖。水生繁殖方式是树蛙科最原始的繁殖特征,胶状繁殖方式是水生繁殖方式向陆生繁殖方式转变的过渡特性。不同的繁殖方式在进化上是保守的,完成树蛙科繁殖方式的转变持续约30 Ma,这与传统的“适应性辐射”模式不符。重要的是,繁殖方式的演化与物种多样性分布的不均匀紧密相关。分化速率与物种多样性成正比,越新出现的繁殖类型越陆地化,分化速率也越高。这些结果证实了:繁殖类型可能是一个关键性状,促进了树蛙科的多样性分化。

Jiang et al., 2019对广义树蛙属55个物种和3个外群物种的102条线粒体片段构建了分子系统发育树,解决了树蛙属内三个高度分化遗传支系间的系统关系。研究发现物种的形态学特征和分布范围与三个高度分化的支系有较强相关性。基于高支持率的分子系统树、明显的形态学特征差异和不同的地理分布格局,研究认为树蛙属内三个高度分化的支系均应具有独立的属级地位。为了更好地反映不同支系的进化历史、便于分类学的研究和鉴定等实际操作,研究认为应做如下分类学变动:(1)原广义树蛙属Rhacophorus sensu lato为一复合属,实际包含3个属,应予以拆分;(2)第一个属:拆分后,将原广义树蛙属Rhacophorus sensu lato中含树蛙属模式种马来黑蹼树蛙Rhacophorus reinwardtii的支系作为狭义树蛙属Rhacophorus sensu stricto,中文属名沿用“树蛙属”;(3)第二个属:恢复含有孪斑瘦树蛙Leptomantis bimaculata支系的瘦树蛙属Leptomantis有效性,不再作为树蛙属Rhacophorus sensu lato的次订同物异名;(4)第三个属:建立并命名一新属,即张树蛙属Zhangixalus gen. nov.,模式种为宝兴树蛙Zhangixalus dugritei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